您的位置:主页 > 大全今日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作者: 2020-06-06 浏览: 911 次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台湾金融圈 Fintech 浪潮如火如荼燃烧,不管是行动钱包、数位帐户、分行门口机器人、电商业者、甚至银行投入第三方支付等点状发展,锣鼓喧腾,产业活力十足。

当大家都在谈论 Fintech,金融业本身是焦急的,电商、新创业者是跃跃欲试的,所以能看到全盘致敬新加坡华侨银行的做法;可以看到分行门口摆上几台机器人的数位宣示;也能瞥见吵吵闹闹好几年,终于拿到第三方支付执照,却迈不开步伐的艰难身影;当然还有苦等 P2P、Robot Advisor 等法令拍板定案的谦卑、谦卑、再谦卑。

看似百花齐放,但走近仔细一瞧,想要细数拥有全盘 Fintech 发展策略的金融机构,一只手、5 根手指头竟然都用不完。

Fintech 究竟要怎幺做?做什幺?才能下一手好棋、抢一盘好局?有没有可遵循的工作方法?

《Techorange》特地专访日本最大的数位策略顾问公司 beBit (微拓) 总经理陈鼎文,他曾在大中华区、日本、欧洲等地为财星 500 大企业提供商业顾问服务与数位策略规划。借镜美国、中国与日本的 Fintech 发展,回过头来盘点台湾金融业的数位发展情况,陈鼎文认为,台湾金融业进入典範转移轨道,5 年内将会看到很大的不同, 虽然终点样貌最后依旧会取决于法规的开口有多大, 但现在银行业者不赶快精準动起来,5 年后、10 年后不只分行消失,一不小心连品牌都会说再见。

不是不想转型,传统金融机构在面对 Fintech 发展的两难

这是危言耸听吗?那幺,看看日本的例子。

2003 年时证券市场大饼,还是由 SMBC 日兴证券、野村、大和等知名券商盘据,但通过线上签署法十年后,各家券商开始发展线上交易,市佔大洗牌,这三家最大证券公司不只掉出了前三名,甚至市占少到只能被归类在「其他」,总占比还不到 10%。而后来才出现的新创线上证券公司如 SBI、Rakuten 等短时间内分居市佔一、二名。这是发生什幺事了?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原来,当时 SMBC 日兴证券、野村、大和等也积极发展线上业务,但一跨开步就发现,发展线上下单,立即就冲击了自家的旧业务,因为交易成本降低了,旧客户也纷纷转向线上下单,假设原本可以赚 10 元的生意,立马缩水成 3 元,发展新业务,反而让本业岌岌可危。

而在这个侵蚀过程中,有些区域型、或特别着重在消金的小银行、小券商就可能消失或被合併。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想要生存下来,唯一的方式就是特色深耕 。 陈鼎文说,像上述例子中,相对做得比较好的野村证券,后来就专注在自己最擅长、最有资源的事上,聚焦在服务 to B 客户或是高端 to C 客户。

Fintech 转型第一步:把目光转向长尾后端 80% 的新客户

金融业典範转移,那幺苦思转型之道的金融业者,要怎幺跨出转移的第一步?

陈鼎文指出,台湾金融业要思考的是:过去金融业者固守长尾理论中 20% 前端的既有客群。这 20%,不只是大家想像中的富有阶级,包含每个月愿意定期定额 3,000 元台币投资基金,具有理财意识的年轻上班族。

然而,很多新兴 FinTech 注意到的,多是后端 80% 人群的投资需求及金融痛点。这样的变化,除了 Fintech 服务本身是利用创新低成本的 P2P 沟通模式创造全新的市场之外,与世代转移,年轻世代的财富规模与上个世代不同,也跟他们对于理财模式的观念不断变化有关。

以几个国外例子来看,像是德国数位社群银行 Fidor,他们定位在 数位原生时代的年轻人 ,并 依据这群人的生活习惯与使用需求来制定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 , 所以你可以看到社群金融这件事,fb 的按讚数可以决定借贷利率多寡。

新加坡百年老银行华侨(OCBC)则是在 2011 年推出专攻 Y 世代年轻族群的第二品牌 FRANK by OCBC,就主打要帮「年轻人存到钱」,如果存款比上个月多,存款利率就可能往上升;另外也提供 120 种不同的信用卡图样让爱尝鲜的年轻客户挑选等等,数位服务、介面、移动端等都符合年轻族群需求。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不管是 Fidor 还是 FRANK by OCBC,都是精準对焦到后端 80% 的特定族群,并从需求「痛点」出发来提供服务。

「但是,这也是最难的,因为传统金融业的组织模式与分工模式,不擅长作这件事情,」不过,陈鼎文说,还是有解方,「有几个基本问题要练习思考」:

Fintech 转型第二步:从自身优势出发,拆解客户金融旅程痛点

「寻找痛点的过程,其实就是在聚焦消费者需求,也是 Fintech 利基所在。」要怎幺做呢?陈鼎文表示,这会是一个完全相反的思维,等于是从过去「产品思考」变成「顾客体验」思考。

以投资痛点来举例,透过银行销售的基金理财,为了卖产品、有业绩,过去都是关注的在财富长尾效应的前端,但很多长尾后端、没有太多钱可投资的社会新鲜人、小资族也有痛点需求并未被满足,透过一定的体验流程,可以一一被挖掘出来。

不过要留意的是,传统金融行业在思考消费者金融旅程时,需要搭配自己原来的资源优势与目标客户,才能进一步着墨, 「乱枪打鸟式的为创新而创新,而没有从自身优势出发,反而容易失败。」

例如,拥有大批理财专员的国泰世华银行,与刚跨入商业银行领域的王道银行,两者的布局策略就应该不一样。大型银行或金控要小心创新决定是否会打到自己,像国泰世华若想投入机器人理财,就必须顾虑到产品服务、费用会不会回过头来打到贵宾理财;但同样的机器人理财服务,以数位银行为切入重点的王道银行相对比较适合,或是遇到的内部阻力也会比较小。

把时间轴拉长,陈鼎文认为,作为金融中介的银行实体分行必定会消失,主要是附加价值太低了,但金融典範转移过程中,会有更多 Fintech 资源投入 80% 的长尾后端客户,很多标準化商品都能透过数位介面,以更细緻化的方式直送到客户的身边, 未来 5 年,将会看到很大的不同,现在不动起来,5 年后、10 年后不只分行消失,一不小心连品牌都会说再见 ,「愈早把握典範转移的阶段性工作方法,才有机会动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eBit 陈鼎文同时也是《橘子学院》此次「Fintech 实作坊」的主讲者与策划者 ,不仅会深入浅出地向各位介绍全球金融局势与最新应用案例;beBit 首席体验官更会带领大家实际操作一次目前全球金融革新所推广的「使用者为中心(UCD)」方式来 直接动手作、实际发想创新的金融商品 。

beBit 陈鼎文:传统金融业转型 Fintech 有方法,

– 除了 beBit,还有 源铂资本 创办人兼执行长胡一天,要深入带领大家了解「区块链」!
– 报名就加赠一本金融研训院好书《决胜数位金融时代 》!你还等什幺?

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