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电视驾驶 >相思病没药医?西方医学曾经认为相思病与痔疮、狼人脱不了关係! >

相思病没药医?西方医学曾经认为相思病与痔疮、狼人脱不了关係!

作者: 2020-07-26 浏览: 541 次

相思病没药医?西方医学曾经认为相思病与痔疮、狼人脱不了关係!

「相思」这个主题,一直是诗人墨客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诗仙李白就曾经写过「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这样令人蕩气迴肠的诗句;而宋朝有名的大词人柳永,就用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来形容 相思折磨人的刻骨铭心;莎士比亚在他的十四行诗里,更露骨地写给单相思的情人,用那一句「情愿被你甜蜜的思绪遗忘,如果想起我使你悲伤顿生」(That I in your sweet thoughts would be forgot, if thinking on me then should make you woe.),把相思巧妙地隐藏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催眠里。

看了上述使人觉得「天不老,情难绝」有关「相思」的诗句,想必会萃取出你心中深层那种对于爱恋的情愫,或许更可能会生出「心有戚戚焉」之感,但无论如何,文学作品的欣赏就只是欣赏,你很难「比照办理」,不过若是从医学的角度,把「相思」 这个主题拿出来检视一番,相信其精彩程度不会亚于文学作品。

我不知道西方医学什幺时侯把「相思」(lovesickness)当成是「疾病」来看待,但早在古希腊罗马时代,就认为「相思」是另一种形式的「忧郁症」(melancholy),更离奇的是,它和「痔疮」竟然有密切的关係──当时备受推崇的医师盖伦(Galen)就直言,治疗「相思病」最妥当的方法就替病患的「痔疮」给予「放血」。

我的话不是譁众取宠,在盖伦的着作中提到了一则他诊断为「痔疮」的病例,过程相当有趣。

话说有一天,盖伦被一位叫做伊乌提斯(Iusti)的顾客请到家中看诊,原因是他的老婆病恹恹的,相当没有元气,但是这位太太没有发烧,就是举止十分怪异,只想躺在床上,用棉被盖住头,什幺事也不想做。

心思细密的盖伦在诊疗过程中,观察到一件诡异的事情:躺在床上的伊乌提斯夫人,无意间听到旁人谈到某位街头巷尾大家都十分喜爱的男性舞者皮拉提斯(Pilates)时,会整个人忽然躁动起来,而且脸上还泛起阵阵红晕,这时盖伦正在检查她的脉搏,也感受到她心头有如「小鹿乱撞」──所以,盖伦的心中再也明白不过,伊乌提斯夫人是一位「痔疮」的患者了。

到了七世纪,除了「放血」以外,医师已经开始使用其他方式来治疗「相思病」,当时还慎重考虑到必须保持这些患者脑部的「溼润」。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尤其是男性的患者,有医师想出两帖「特效药」(当然,前提是他能拿得到)──就是男病患所心仪女性的月经血块,或者是她的大便焚烧后的余烬,只要没事拿来闻一闻,病患「相思」的症状就可以得到缓解。

在十世纪的波斯,名医拉齐斯(Rhazes)对「相思病」的临床分期表现,完成了以下的纪录:

「刚开始的时侯,相思病患者眼神会变得空洞,接着他的舌头便会开始化脓,然后身体也会萎缩毁坏,而随着病情加重,相思病患者讲话会模糊不清,甚至浑身冒出水泡──最终他们的命运只有两种结果,不是变身成狼人,不然就是死去。」

不过,拉齐斯的观察还不是最精彩的,在十七世纪,法国最有名的医师贾克.费朗(Jacques Ferrand)写下他的名着《相思病教科书》(Treatise on Lovesickness),书中是这样描述为何男性会得到相思病:

「充满欲念之火的人,他的血会漂白而进入精液,接着因为化脓溃烂,这些腐败的精液会经由背脊或其他的祕密通道,将前述的有毒物质,挥发到脑子里去。」

所以,为了拯教这些为爱所苦的人,贾克.费朗建议要以放血治疗,一年至少要放血三到四次。对于病情严重的人,为了避免他们变成「狼人」,他更建议必须不断在他们手上切开静脉放血,直到虚弱不堪为止;甚至在紧急的情况下,赶快用烧红的铁条炙烧患者的前额,以免悲剧发生。贾克.费朗的书不只惊世骇俗,里面更有相当多露骨不入流的描述,因此这本书最后被送到教廷的宗教裁判所被当成禁书,直接送进火堆里烧毁了。

讲了那幺多有关「相思病」的医疗历史,是否让你啼笑皆非呢?的确现在来看这些医疗行为,肯定是当成几则有趣的笑话而已,毕竟现代的精神医学也只是把「相思病」 当成调适不良来看待而已。就让我们多留点心思,享受一下前述那些风花雪月的诗句,暂时当个浪漫的「文青」吧!

《暗黑医疗史》
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