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电视驾驶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作者: 2020-07-10 浏览: 317 次

 车终于开了,他就要离开这个装了太多挫败感和伤心事的地方了。想起来的时候踌躇满志,可最终还是落荒而逃。他低头玩弄着手机,其实是没有勇气再多看一眼这相处了三年,正在分别的景色。车窗外的繁华不属于他。

 车颠簸了下,手机屏幕在无意的触碰后亮起。一个号码映入眼睛,这是他老闆的电话。记不清这是他第几个老闆,反正都成了他曾经的老闆。打开选项,看到「删除」时,他难得有了丝愉快的联想:要是现实中也有那幺个选项就好了,把所有自己害怕的,不喜欢的人一按了事,那该有多好。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接着出现的是他室友的号码,这个经常用他洗头膏,吃他储备的速食麵,有时甚至还穿走他内裤的人,也是个讨厌鬼。自从在网上找来了这个合租人以后,他的负担不光没有减轻,反而增加了。他恼恨自己的软弱,没能在走之前把垫付的房钱向那个无赖要回来。

  删了!再也不想见这样的人。

 在通讯录中,他找到了他的朋友,他在这个城市里唯一的朋友。他们在他的第一份工作里认识,后来一起跳槽,一起喝啤酒,一起坐在桥栏桿上给经过的女孩子打分。他俩最后一起做的事情是摆地摊。一天,这个生日只和他差三天的朋友火急火燎地来找他,说有一批便宜货。然后,他攒下的钱和朋友一起消失了。几天后,来了一条简讯,只有三个字,「对不起。」在一个孤单的夜里,他拿起手机回复,「我原谅你了,我不在乎那些钱,回来吧,我在乎我们的友谊。」简讯发出后石沉大海,他打电话去,成了空号。

  没用的空号,也删了吧。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一个陌生的名字,李先生。想了很久才想起来,是两年前遇到的一个奇怪的人。夏天,出租房里没空调,热得受不了。图书馆是个好地方,凉快又安静,还有舒服的椅子。他随手拿了一本书,为了显示他不是来蹭凉的。对面文雅的中年男人热情的和他搭话,说和他一样,喜欢陀思什幺妥耶夫斯基。他应付着,中年男人却越聊越起劲,最后还拉他去了家小饭店。吃饭时他看见中年人捏调羹的手翘着兰花指,还露出了女性化的表情和动作。虽然留了号码,他一次也没接过李先生打来的电话。

  删除这个号码时,他带着微微的歉意,毕竟吃了人家一顿饭。

 警察局,这是他出租屋被盗时记下的号码。刚开始,他还经常打电话去询问小偷抓住了没有。现在,他已经对找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彻底不抱希望。

 房东,一个像他奶奶一样的老太太。在他发烧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为他冷敷,还从家里找来吃剩下的葯。而当他就要萌生对长辈那样的依赖时,老太太换上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催逼他快交拖欠的房费。那种冰冷,想起来都让人发抖。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终于,他看见了那个名字,后面的号码不用看也背得出。他离开的决心正是和这个号码通话后作出的。这是个姑娘的号码,也是他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理由。现在连这个理由也不存在了。

  和之前所有的删除不同,按下确定时,他的心痛了一下。

  身后的城市里的记忆在一个个被删除,而他觉得,被删除的是自己。

      我们手机里存有不同人的号码,好多号码都可以删除,只有一个永远   

 

  手机在手里震动起来,铃声紧随响起。

  「上车了吗?」

  「上了,估计晚饭前可以到。」

  「我会来车站接你。」

  「不,不用,没多少行李的。」

  「我刚刚把你的被子都晒出去了,房间也整理好了,你爸正在炖你最喜欢的红烧牛肉,我们还买了……」

  「妈——」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哽咽。

   此时,一个标注为「家」的号码正紧贴在他脸颊上。

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