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消费金融 >倒树桐压伤泥机司机‧昏迷35天母爱唤醒 >

倒树桐压伤泥机司机‧昏迷35天母爱唤醒

作者: 2020-06-18 浏览: 158 次

倒树桐压伤泥机司机‧昏迷35天母爱唤醒34年前,林森阶在山芭驾泥机车推树时,其中一棵树突然往后倒下,不偏不倚击中他的泥机车,他的头部受到重创,昏迷不醒。正当家人及朋友都以为他逃不过鬼门关时,奇蹟发生了──林森阶在沉睡35天后甦醒。然而,因左脑神经受损,影响了右边手脚的运作,林森阶不但终身不能跑不能跳,还得面对许多后遗症,包括脊椎骨弯曲、右边手脚萎缩、全身痠痛,甚至有一次右脚血管阻塞,令他险些丧命。儘管这场意外剥夺了林森阶的身体机能,致使他不能再驾泥机车谋生,且毕生需与药物为伍,但生性乐观的他并没因此丧志,在母亲和家人的扶持下一步一步站起来。他深深体会到,能够活下来已很不容易,并认为是上天赐给他一个重生的机会,因此他毅然投身义工行列,以一颗感恩的心回馈社会。早上7时许,24岁的林森阶如常到马口弄边的山芭工作,驾泥机车把一棵棵树推倒。通常树木都会往前或旁边倾倒,他没想到其中一棵“空树”经泥机车一推,摆了几下,迅速往后倾倒,压在泥机车上。由于事发突然,林森阶反应不及,结果头部受到猛烈撞击,站在附近的一名跟车员目击事件发生,赶紧呼叫其他员工将林森阶送往附近的卫生中心救治。目前居住在森州榕吉的林森阶接受《》访问时说,事发时,他的身体并没流血,人也清醒,只是觉得头很痛,去到卫生中心,医生发现他的胪内出血,情况危殆,马上召救护车把他送往北根医院急救。昏迷中听得亲友鼓励“途中,我因不舒服想呕,救护人员便让我下车吐,我吐出一口血后,便上车躺下睡觉,没想到一睡就不醒,长达35天。”林森阶被送入北根医院一天,院方认为他的情况危殆,再度把他转送关丹医院抢救。手术后,他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由于他的眼睛半开着,像在瞪视别人,医生觉得吓人,就用纱布替他包着双眼。家人一直盼望林森阶能甦醒,但是日复一日他只是静静地躺着。一些朋友前往探望林森阶,跟他说些鼓励的话,昏迷中他似乎听得到,眼角会落泪,可是他始终未醒,很多朋友认为他没希望了。然而,35天后,奇蹟发生了,他醒过来了。梦到日军挥刀“痛”醒忆起30多年前的意外,现年58岁的小园主林森阶说,那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昏迷了35天,他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天,做了一场梦后惊醒过来。他记得梦里有一名日本军人用刀使劲地狠狠割他,痛得他醒了,在睁开眼时,见到的是对着他微笑的印裔主治医生,接着是听到哥哥的声音。由于他睡得太久,手脚已呈僵硬,有些皮肤还开始乾燥溃烂,连嘴巴都不会动,用吸管喝水都流出来,结果他足足躺在床上3个月,每天接受物理治疗和吃药。也因为这场意外,原本体重56公斤的林森阶暴瘦到剩下24公斤。他说,农曆年前,他向医院申请出院庆新年,当时他仍无法行走,必须靠家人搀扶。“后来,医生证实我的左脑神经线受损,以致影响右边身体操作,我一生不能跑步和跳跃,一旦跑或跳,就会跌倒。”林森阶坦言,这项坏消息令他很难过,但他没有像鸵鸟般埋头逃避问题,反而勇于接受事实。他相信,这也许是宿命,最重要的是,能活过来已是幸运。出事因蟒蛇“报复”?蟒蛇“报复”导致意外发生?林森阶声称,在发生意外的前几天,他和管工在芭场工作时,遇到一棵烂树挡住去路,于是他用泥机车推开烂树,没想到树内藏有一条蟒蛇,他险些把牠推断。当时管工一看到蟒蛇,即兴奋地趋前将蛇砍断,取出蛇胆,并直指蛇胆可医治咳嗽。不过,令他奇怪的是,被砍断的蛇还能爬行。他说,后来他发了一场梦,梦见蟒蛇问他:“我的胆在哪里?”醒来后,他觉得这梦境很好笑,因为不是他取走蟒蛇的胆,但不久后他就发生意外。“虽然我深信这场意外跟那场梦无关,只是巧合,但还是觉得很玄。”经常目击芭场意外林森阶坦承,意外发生后,阴影一直挥之不去,尤其意外后的初期,他不时梦到被树压的情节,不过随着时间过去,阴影已逐渐淡化。问他会否害怕回到山芭,他说不会,“其实在山芭工作时,我经常目击意外发生,平均每年都会有六七宗。”他称,虽然知道在山芭工作有危险性,但他没有想过转工,除了薪金优渥,也对山芭发生的意外习以为常。“意外是很难预料的,我印象中有一名家族开旅店的男子,一次答应别人帮忙驾泥机车一天,结果不幸被树压死。”此生难报恩情买补品供母亲补身“母亲在我一生当中,长时间照顾了我两次,第一次是我出世时,第二次是我昏迷清醒后,她的这份恩情,我真的很感激,但以我目前的情况,相信此生再也无法报答母亲的大恩大德,我只能根据自己的能力,不时购买补品给母亲补身。”林森阶自发生意外、昏迷直到清醒,家人都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他,所以他很感激家人,尤其是母亲徐珍。他说,他出世时,是母亲照料他,教他如何走路,给他餵食,当他因意外昏迷及清醒后,由于手脚无法动弹,母亲也无怨无悔,每天煮粥餵他吃。“哥哥森隆、妹妹美英及妹夫万积也为我忙得团团转。当时妹妹及妹夫尚未谈婚论嫁,他们在关丹工作,也不辞劳苦协助哥哥及母亲四处找房子租住,方便照顾在关丹医院的我。”无微不至照顾林森阶出院后回家休养,仍无法走动,只能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学走,那时候,也是母亲及哥哥陪着他;他无法自行洗澡,也是母亲伺候他,替他抹身。他说,母亲和家人在他躺卧病榻期间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无以为报,而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时购买补品供健康日渐衰退的母亲补身。由于他母亲的体质属虚不受补的类型,因此,他目前也不敢购买过多补品给母亲食用。此外,为圆其孝母之心,“孝恩集团”将拨款购买性质温润的燕窝供其母亲保健养生。后遗症频频发作脊椎骨弯曲手脚萎缩林森阶每年都需要覆诊,但从1999年开始,意外带来的后遗症频频发作,情况严重至他的左脑神经线影响了脊椎骨弯曲,医生曾劝他使用拐杖,但他因“不好意思”而一口拒绝。过后,他的手脚开始萎缩,右边手脚比左边短,并影响步行,走路时需要用左脚拖着走。他说,他不时觉得全身痠痛,需要吃药减轻痛楚。“药吃得多会怕,我的药包括有维他命丸、止痛药及降高血压药等等。”儘管一生需靠药物控制病情,但创伤的后遗症依然继续找上林森阶,2007年12月,他的右脚突然呈黑,进院检查,医生说是血液过浓,幸好他及早发现,否则过浓的血液阻塞血管,无法倒流回心脏,将会丧命。“后来,医生又照出我的颈后有一条血管阻塞,但手术风险高,如果手术失败,我可能终身都要坐轮椅。所以我接受了医生的建议,除非颈部出现剧痛,否则以药物控制病情就好。”右边手脚不灵活不能驾车改骑摩多在严重的后遗症未出现前,林森阶仍可以驾车,但1999年后,他的右边手脚开始不灵活,导致他不能再驾车,只能骑摩多。“我上摩多也不能像一般人,直接弯右脚跨过去,我必须把脚往后伸,慢慢横跨过去,连踏油门,都是用脚板根的力量踩。”他说,他也不能蹲下,一旦有东西掉在地上,他就必须找一些可以支撑的物体,慢慢弯腰捡拾。林森阶除了右手不能拿重物,买鞋也要先试右脚。“我的右脚不灵活,右脚板也不会弯曲,只能左右摆动,长期之下,整个脚板变得略肿胀,拇趾也比左脚大,所以买鞋也必须以右脚为标準。”感恩活着决心当义工意外后,林森阶因手脚出现障碍,不能再驾泥机车而失业,但他没有埋怨,反而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投入社会,当起义工。1970年代,他义务充当邮差,因为当时他住的地方没有邮政局,只有邮政代理,因此信送到代理处,他就骑摩多四处派信。此外,他也在榕吉大会堂做义工,管理事务,一做就做了34年。同时,他也担任榕吉新村治安村委会财政及榕吉睦邻计划财政。“有人问我,义工没钱你也做?我说,我能活下来,算是鹹鱼翻生,所以没钱,我也会做。”由于近几年来林森阶的身体状况渐渐变差,他已经辞掉大会堂的工作在家休养。担心连累另一半选择不婚天性乐观的林森阶觉得做人无需斤斤计较,有钱没钱,日子还是一样过。为免身有残缺连累另一半,他选择不婚。“照顾自己都麻烦了,所以我宁可单身,一个人无忧无虑,万一哪一天要离开了,也无后顾之忧。”共有6名兄弟姐妹的林森阶在家中排行第3,其他兄弟姐妹已经成家,目前他和高龄89的母亲及哥哥林森隆住在一起。现在,林森阶过着简居生活,每天清晨5时30分起身,到村子取了报纸后,就回家做些轻便家务,如扫地。“因为我的手脚无法活动自如,所以我把扫地当运动,我扫地可以扫上一小时,因为只能用一边力量慢慢扫,到了下午,我就骑摩多到附近茶档,找朋友聊天喝茶,这样的日子很容易过,又没有压力。”以往他还会随村长到外坡走走,但近年身体不好,很少出外坡了。现在,他每天最开心就是领取福利金的时候,“是村长协助我申请福利金的,因为我没有工作,所以每个月都靠援助金维持生活。”个人简介姓名:林森阶年龄:58岁职业:小园主住址:森州榕吉/副刊‧报导:李彩婷‧2009.10.09
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